孙冶方悲剧

在这次会议上,孙冶方公开宣称我应战,我喜欢赤膊上阵。他操着一口浓烈的苏南口音论述说,包括中国,从苏联承袭了一种观点,这种观点认为,价值规律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是对立的,这种观点几乎已经形成了一种规范模式,严重束缚了人们对客观经济规律的认识和探索

从5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经济学界就有越来越多的人对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状况感到不满,开始寻求建立新的理论体系,孙冶方的勇气和成就无疑是最大的。

孙冶方举例说,我国的物资部门派代表团访问南斯拉夫,大使馆出面联系其相应的单位出来接待,该国已经没有物资供应这类机构了,中国方面很吃惊,如果工厂缺乏动力和原材料由谁来解决呢?他们回答,如果这个工厂连动力和原材料供应还没有解预防工作改编决,那么这个工厂就不用办了。

可是对于孙冶方而言,这位充满了理想主义气质的、富有勇气和正直的人,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才真正意识到自己为之倾注了所有心力和热情的理论大厦竟然建立在一个错误的沙滩之上。

传统的经典理论把整个社会看成一个由中央行政机关统一指挥的大工厂,由此产生了否认企业在经济上的独立性、否定商品货币关系和价值规律作用的做法,滋生了损害作为社会经济细胞的企业的积极性和主动性等弊端。

孙认为,不应该在计划供应与凭证供应之间划等号,不要把集贸市场叫做自由市场。1963年底,孙冶方还在中科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会扩大会议上,专门做了一次关于利润问题的演讲。在演讲前,有年轻学者劝孙冶方别讲了,你讲利润,特别法人家出卖人义务会说是修正主义。现在还是不讲为好,风声已经这么紧了。孙淡淡地答,风声是什么?我不是研究气象学的。

孙冶方在中国经济理论界的地位至为尊崇,当今中国经济学界的最高奖项,便是孙冶方经济科学奖。甚至在国际社会主义经济学界,他也是一号响当当的人物。

根据他的设计,企业不再是社会这个大工厂里的只具有技术独立性的车间,而成为具有经济上的相对独立性的经营主体,由于相互间进行交换的千千万万个企业都是独立核算的企业,所以它们的产品交换,必须是等价交换,伴随着生产过程、总过程的进行,价值概念由抽象到具体,由简单到复杂地展开,最后回到一个具有许多规定和关系的丰富的总体。这便构成了孙冶方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一般客体系。

邓加荣在《软件开发人员的权利孙冶方传》中记载孙冶方的忘我工作状态:上午下午,不断地有人来谈,不断地有人送来初稿,他则今天准备口述材料,明天阅改已经记录整理出来的初稿,超常地运转在推理和断言之间,让神思和心血如同一盏膏油将尽的孤灯吱吱发响地煎熬着灯芯除夕夜晚,尽管已经发现小腿浮肿和心口阵痛,他还是没有休息,上午做过肠胃造影后又俯到案上在修改《价值和价值规律》一章的提纲。春节只休息两天,在大年初三那天,他又重新拿起笔来

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leshandaishi.com/uea/2.html